民间传说-全民汇展网 测试版
汇展中心 区域展览 展区 展览馆 汇展商城 关于本站   本地展览馆直通车 办展 管理
文库频道导航
乱世情缘之张飞-门神故事
添加:2018-03-30 11:23:57 更新:2018-08-02 11:23:57 点击:44
春天终于来了,然而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在屋檐上,也落在我的心上。大丈夫生逢乱世,上当奉安社稷,下当抚育黎庶。左将军的心思我很清楚,兴复汉室伸张大义是他毕生的抱负。我和云长兄也是为了这个才跟他的。说起来好笑的紧,我和云长兄都不是一介武夫,经传之类的典籍我们也是诵习如流的。如果没有黄巾之事,我想我也是要当一名士人,靠着入仕在南殿谒见天子陛下的。云长兄是为了人命案子才逃到我们边地来的,但是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们是什么事。不过隐约之间透露一点,好象也是感情纠葛。

唉,说起来从中平元年到今年也有有十六个年头了吧,在乱世中南北转战,儿女情长对于我来说,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?女人的味道我也不是没尝过。但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时刻想着念着的人儿呢?

雨停了,我的心思怎么这般女孩儿家,想这些琐事干什么,出去遛一遛我的闭月乌,这家伙,在马棚里也憋坏了吧!

好家伙,带你出来转一转,你就从小沛跑到谯县来了,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啊?咦,那边有一个骑马的女孩子,真是稀奇。嘿,骑术有板有眼,还是骑马的好手哟,我去会会她。

“喂,你在这干什么?”我策马追上她,从后面看身材很婀娜,。#¥%。#妈的,不要想这些,我是正人君子嘛!她转过身来,笑语盈盈的道:“这驰道这么宽,碍着你了么?”原来看见美女的感觉真的就像天亮了一样啊,虽然这些年辗转各地,从涿郡英姿飒爽的边地姑娘,到京师高雅庄重的大家闺秀,再到下邳水灵秀气的小家碧玉,也没有粘住了我的眼睛。她也不是很美,但是她的笑却象这春天里举目皆是的桃花,粉红粉红的,只是淡淡的颜色却是深深的眩目。

“嘿,大胡子,你瞧什么呢?”她见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她,有些嗔怒了。哦,糟糕,叫美女发觉我如此的失态,岂不是毁了我的形象?忙收了惊艳的目光,虽然我留着大胡子,但是自觉威风的紧,却被她调侃了。“此话怎讲,岂不闻孝经云:”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可毁伤‘。“其实我们边地汉人的规矩不象中原,胡子是可以不留的,左将军今年都四十岁了,也不蓄胡须。不过我却是觉得大胡子看起来比较有男人味的,因此一直留着。”那可也不一定,王祥卧冰求鱼,是为了给母亲治病,你有吗?“一句话使我想起了逝去的亡母的谆谆叮嘱,昂起头说:“不错,如今我跟着左将军,就是答应了母亲,做一番报国安民的大事业。”

“左将军有什么了不起,我们谯县的曹司空,才是如今的大英雄呢!迎天子都许,匡扶社稷,安抚流民,天下人都向着他呢?”我不禁大笑起来,:“曹司空还答应介绍一门亲事给我呢,我都没干,一点面子也没给他。”“是吗,我就瞧着你这个大胡子不好看,你说你要不留胡子是什么样子?”……

一大早,我就爬起来,对着铜镜左瞧右瞧了半天,哈,虽然不大习惯,但是胡子剃干净了感觉满清爽的。我长的还是不错嘛,浓眉大眼,北方男人的雄壮威猛我都占齐了,当初经常有人到我们家要给我做媒,我都没同意。我娘虽然气得干瞪眼,也没办法。

“你怎么一早就来了?”她终于来了,我可是等了一个时辰啊,以至于无聊的在河边扔石头。虽然昨天我并没有问她名字,但我们已经很熟了。“啊,不会吧,你怎么把胡子刮了?哈哈,真难看!”我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,没想到却受了奚落,无趣的又转回身去,自顾自的扔石头,坚决不理她。

“怎么了,生气啦?你不会是为了我的一句话吧?南国有佳人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,宁不知倾城与倾国?”“去,那是形容女孩子的,不是我。”

她见我不怎么理她,就又问我:“喂,昨天你说曹司空给你介绍了一门亲事,是哪家的姑娘那么倒霉啊?”我干笑了一下,“听说是颍川太守夏侯渊的侄女,叫什么就不知道了!”“不会吧,那那那,我伯父就我一个侄女,你乱说!”“什么,你是夏侯渊的侄女?”哦,老天爷啊,怎么会这么巧呢?早知道我就不该拒绝了。我心里虽然懊悔,但是也知道这不可能,当今天子有密诏诛杀曹操,而左将军也是受诏人之一,而我和云长兄事之如父,爱之如兄,怎么可能被曹操的美人计拉拢呢?

“算了,你还是留胡子好看,留着吧?”一句话说得我沉重的心情又变得轻松起来,大笑道:“那怎么可能呢,等长起来说不定你都嫁人了!”不知怎么的,说到“嫁”字的时候心忽然抽搐了一下,好痛。“不会的,不等到看见你胡子长起来我是不会嫁人的。”她依然是笑盈盈的,样子真好看,要每天都能这样看着她就好了!

时间过得真快,眨眼间就过了一个多月,说实话,从来都没有过得这么开心,当然我和云长兄跟着左将军也很快活,但不是这种开心,好难比较的。和夏侯姑娘在一起,就好象在冬天里的太阳照在身上,总是暖洋洋的。

“益德,今天又要出去啊?”“是啊,左将军,我出去遛一遛马。”我是很尊敬左将军的,从来没对他说过一句谎,因此心下很是不安。“左将军,派往许都的细作有军情回报。”“益德,可能有大事,走,瞧瞧去。”果然不错,曹操自己亲自带兵出征,前来讨伐我们。我们马上要开战了。看来,在战争结束前,我再也不能去见那个我心中的太阳了。

夜,已经黑了,我的思绪也是黑蒙蒙的一片,不知道现在的她怎么样了。“将军,外面有一位复姓夏侯的人求见。”夏侯?莫非是云儿派的人来,责备我几天不去河边见她了吗?我由惊又喜。“快请进来。”

“云儿,真的是你啊,你怎么来了?”“你为什么不来见我?还要我女扮男妆来见你?”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,很让我心疼的紧。我用袖子擦替她拭了拭,叹了一声,“马上就要打仗了,你知道吗?”“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曹司空啊,为什么不能归降朝廷?”她一把抱住我,靠在我肩头呜咽起来。我的心也颤动了,“云儿,我们男人的事情,你是不懂的,知道吗?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能选择的。”“不,我们走,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去,过我们自己的生活,不好吗?”“不行,我的确很爱你,但是我不能抛弃理想,抛弃我做人的原则。”她哭得一如带雨的海棠,泪眼汪汪的望着我,沉默了半晌。

她使劲拽着我的脖子,让我俯下身来,突然把温润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上。我疯狂了,我抱紧她,吮吸着她还带着咸味的脸庞,眉毛、额头、鼻梁、耳畔,我都吻遍了。她把湿湿的丁香送进了我的口中,我贪婪的品尝着,我知道,今天晚上将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天明了,当我醒的时候,她已经不在了,但满室都残留着她的体温,心中都是散落着的她的影子。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做梦,我今生可能再也见不着她了,因为等待我的,将是血流遍地的残酷厮杀。

但是,我知道,这一生我永远也忘不了她,即使我娶妻生子,我也忘不了她。我的云儿啊!如果将来我有了女儿,我一定给她取名云儿。

两年过去了,我跟着左将军到了荆州。闲暇的时候,我总是想起她,我的云儿。我为你留的大胡子已经长起来了,真希望你能看到!

在新野练完兵,我骑着闭月乌赶回府中,闭月乌跑得很兴奋,因为马棚中还有几匹母马等着它。“妈的,真该骟了你这家伙,最近一点也不认真。”我骂道,它可不理我这个主人,毕竟它也喜欢温柔乡啊!

“你要骟了谁啊?嚯,大胡子已经长起来了?还是那么丑!”是她,就是她,她就在我府门前等着我,依然是那么的笑语盈盈,宛如当初我们见面时的容颜,我又一次看得呆了。我知道,这一生我什么都不缺了!

乱世情缘之张飞-门神故事_全民汇展网

利用浏览器或微信扫一扫功能,扫一扫本二维码,可分享本篇文章或者手机上浏览!
本篇文章的短网址为:http://w798.net/lOhE8

(全文完)